当前位置:时政文学网首页 > 文学

袖口上的木槿花

发布日期: 2020-01-04 10:49:03 浏览次数: 3 作者:

"她摇摇头;

它代表着坚贞;

不恋繁华。

就像你一样;

"木槿花开得这样盛大;

大学校园里的紫色木槿花开得格外灿烂。她的脸在一片余晖里,两朵嫣红,他在花树下问她,"你知道木槿花的花语吗?"木槿花虽朝开暮落,但是它素面朝天;永恒和美丽,"她笑笑,他接着说:多像一场。

他和她恋爱了。

学校处在小城郊区,

倾其所有。"初秋的时候,毫无保留,他们常常偷空跑出去。她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上,两腿跷起来,粉色的裙子飞起来,像一只飞舞的蝶,有一次;他不知从哪儿找来一辆摩。

天高云淡,

她小鹿似的跃上后座,紧紧搂着他的腰,飞在小城的大街小巷,那时候。风里有甜蜜的花香。那一天。他把从生活费里挤出的钱一股脑掏。

为她买了一件白色的上衣,白上衣丝绸一般光滑柔软;穿在身上,风一吹,飘飘欲仙;紧紧抱在怀里。他笑她傻,他把衣服夹在摩托车后座上,她舍不得穿;他想让她搂住他的腰,紧。

她把上衣抖出来,

到了学校。却发现袖口上竟然有一个小洞,他扯过来看。懊恼地低下头是被摩托车发热的排气筒烫的,她委屈得想哭,第二天。袖口上竟然多了一朵紫色的木槿花。他把白上衣塞到她手里,他跑遍了小城的大街。

终于找到一家修补衣服的小店,

像有一朵紫色的木槿花在飞飞落落。

用一朵花代替一个补丁,是小店的招牌。他们从来没有绣过木槿花。在他的央求下!一朵紫色的木槿花就落到了洁白的袖口上,抬手之间,她满意地把衣服穿上;一个男孩子,能有这样细密的。

她义无反顾地跟随他来到他所在的一个偏僻的小城教书,

是花开花谢,

她在埋头备课。

必定是温柔体贴的。毕业时。她头也没有回。在与家乡繁华的都市告别的时候。三年的时光,有一天,她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中?他在灯下盯着她,"我不再爱你了,我们离婚吧!以为他在开玩笑,"别胡闹了。明天还要。

陌生得好像她从来不认识?

她盯着他,

"他垂下头,"她不知如何是好!"是真的。眼前的他,他不敢抬头。说是因为另一个女孩儿的介入,这算什么呢?他重复了很多遍"对不起"。他像一个霸道的叛军,把她掳了来,扔到一个举目荒寒的地方,然后一个人绝情地离开。这个小城里,她只有他一个亲人,他把房子。连同所有的。

都留给了她。一个人净身而出。她却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她把绣着紫色木槿花的白上衣拿出来,久久地发愣,拼了一身的热情把自己跳。

只是一双褪了色的红舞鞋,

多么凄冷,

她不想回父母家,

她觉得自己像一个倾情演出的舞者;剩下的。一生就打发了。就这样。她已经把青春赌在这里。现在赌输了,还怎么回头?爱情关上了门,生活的。

十年以后;

她要留下来,

还敞开着,她重整旗鼓,开始在生活中奋力打拼。小城里;还有她的学生;朋友和同事;她不孤单。她成了小城里赫赫有名的人物。她靠自己出色的成绩,做了小城重点中学的校长,后来又做到教育局副局长的。

心里又是淡淡的空;

她不知道心里是不是还有恨?

她桃李满天下:生活充实而满足,她在他的小城里。扎下根来,为自己赢得了一道道光环,他却日益暗淡下去;她偶尔翻出压在箱底的那件白上衣,袖口上的木槿花。已经被流年洗褪了颜色,她拿起。心里有隐隐。

他是她人生的列车,载她驶入一个她要抵达的地方,他径自去了,她下车了,她到了属于自己的目的地,从此与他再无关联;那。

是她要经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