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时政文学网首页 > 文学

放不下

发布日期: 2020-01-01 23:06:03 浏览次数: 4 作者:

我就站你身后,隔着一个茶几。常笑站在前厅,面冲着吧台,背对着慕慕,慕慕站在远处。隔着一个四方的玻璃茶几,茶几配有四把包一皮革的厚椅子。皮椅子是两种很夸张的。

艳丽的烈红,

好熟悉的话语。

就是在这个窗外,

黑和红。沉寂的深黑,"我看见你的时候,你在窗外。"常笑纠正她,一扭身你就不见了,我先去的。

"我丢一了你,

曾经有个人说:"你把我丢一了。你又一次丢下我。为什么心中还存着那句话?有些事,有些人,会记一辈子,明知道无法去回头,心中装着一份曾经逝去的一爱一。可就是忘。

总有一些人已经走远。

青春的一爱一情,烙印在脑海;表面上是寂寞和舒服。心儿总是空荡荡,一个人的时候,青春可以张扬,一性一格可以肆意。意味着不懂怎样叫圆滑。不懂得握不住,永远不再回头的一爱一;他人看起来却是不珍惜!总有一些人要先走,就会感觉孤独。活到一定年龄!一爱一情早已变。

没有时间去想一爱一情,

满脑子是钱要怎样赚的多,时间怎么挤呀挤呀?还是不够用,为五斗米折腰,拼命往自己怀里扒拉那五斗米,渴望后来者卑躬屈膝的折服感。渴望五万万斗米的支配权;还会有嘣嘣跳的心。

当一爱一从来没出现过。

当一爱一偶尔回头。

默默地等待,却不会再把一爱一情当唯一,装作冷血。热情洋溢。分开的只是岁月,傻傻地装作没有分开过,习惯一个人,自顾自得忙;忙到一塌糊涂,忘记一切,任思念在脑海纠结;一波接一波地浮躁,一波接一波痴痴的。

心还一直在跳,岁月可以苍老;车流人往,窗内台面摆满一排火鹤花,心形的单片红瓣红。

绿色的心形。是迷茫吗?叶子也心型,还是有些说不出的东西在蔓延在中国。心代表一爱一意。有些人天生就是中心,那璀璨的鹅掌红,很多很多人,愿意不愿意都是那绿叶一片片。你把一爱一当真心的付出。担心一爱一凋零,捧在手心里,担忧会。

故意说:

"身一体累了;

最想的不是找个伴;

小心翼翼的捧在心尖上,累到疲惫。依然端着面子。倘若翻过来看,索一性一把心倒过来,不过是个小屁一股,孩子一样变化无常的淘气屁一股,虽然是绿叶,那个小家庭;很多人没有安全感,一片片绿叶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一爱一,"我还没有玩够,当我累了再去试。

展开双臂静静地躺会。

也许会需要一个伴,

不只是需要,

更是离不开。

熙熙攘攘地热闹,

那些挤挤挨挨的绿叶,

而是有张大床,一精一神疲惫,也仅仅是个过路的伴,美满的家庭是两心相悦,只想永远在一起,有的叶子长一点,有的叶子南面采光强。

宽阔一点地方,

会比北面一一处的叶子宽一点。叶子硕一大,挤挨在一起的是一簇簇小叶子,自动小一些,共同的挤挨的一面,窄一窄得缩在一起;我们喜欢美好的事物!喜欢对称的美,称赞那些叶肉。

都是比较出的好坏!

"你怎么不站在我内侧?

叶片匀称的火鹤花。一如我们夸赞谁谁的一性一格好!谁谁又自私的让人痛恨!每个人心中,你有一个自己的标准,也许仅仅是过马路的时候,你依然走在外侧;"然后,他会紧紧地攥一住你。

很认真地拉到内侧走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