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时政文学网首页 > 抒情

秋日祭

发布日期: 2020-02-08 17:58:07 浏览次数: 6 作者:

雨打芭蕉可惜了!没有芭蕉。只有落叶,题记心不在焉的趴着捣鼓手机,蓦地听到雨点的敲击声;间或夹杂着点滴些许的不情愿,所以连带着落地的方式也带了丝粗鲁和蛮横,暖气还没提上日程,可是明显提前的低温却有点让人猝不及防;伴着梦醒了;也钻进了我的。

慌乱的翻出了箱底的厚睡衣,慢慢被冷却了的胳膊温度回升了,神速般套上身,脚底的冷气被血液里暖出来的温热驱散,却不曾因为秋雨的到来这样瑟缩过,记得曾经的我其实是喜欢秋雨的。骨子里的那种怕冷意识好像越来越强?用矫情来说绝对不。

果然越长大越脆弱;倘若几年前的我看到如今这样的自己怕是也会笑的鄙夷不!

雨点慢慢平息了深夜被带离天空的怒意。渐渐接受了自己现在的工作处境,人也是一样;果然万物皆一理;接受虽然当初有多么万般的不乐意!最终却依然会接受那些不愿意接受的境况,不知道是懦弱的支配还是早就缺失了奋斗的基因?随遇而安这个词。现在看着竟有些讽刺。终是不成气候;没有气节,在这样冰冷漆黑的夜里,就似此时窗外的。

将自己融入污浊的大气;坠入暗无天日的下水道内。甚至沾沾自喜有了归宿;真不想被这无知无畏无头脑的雨夜偏离了心情原有的温热轨道:冷些我便。

搂着它入夜。

凉些我便温着。冻些我便裹着,庆幸我有颗长存的太阳,不为雨夜所动;不被秋风所伤,暖心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