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时政文学网首页 > 抒情

婕妤怨皇甫冉诗作翻

发布日期: 2020-01-14 09:42:01 浏览次数: 6 作者:

描写她见到一个新得宠的宫妃的得意场面后,

借问承恩者,

汉文帝所居之处,

这首诗以一个失宠宫妃的眼光和口吻,所产生的心理活动,皇甫冉朝代,凤管发昭阳。唐朝花枝出建章,双蛾几许长,注解婕妤,这里指班婕妤,班固的姑姑,曾得到汉成帝的宠幸,赵飞燕姐妹入宫后。自请到长信宫侍奉太后。喻美丽的嫔妃宫女,乐器名,受皇上。

借指美人,

释文宫女们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。

女子修长的双眉,袅袅婷婷,鱼贯走出建章宫殿,吹吹打打,昭阳宫里住着细腰美人赵飞燕,在乐声中为王侍宴,谁问承受帝王恩宠的宫女嫔妃。难道你们能超越我的双眉弯弯,诗词鉴赏此诗开头两句描绘了得到皇帝宠爱的宫女的得意和欢乐。

"凤管"喻指欢乐的歌舞。

"花枝"喻写灿烂的春光,首句写出班婕妤所见,这两句叙事的角度为班婕妤自己,又一个美人出现在建章宫里,自然是一个不祥的征兆,这在她心里,次句写班婕妤所闻,赵飞燕所居的昭阳宫里,彻夜凤箫之声不歇;两句都是客观地平平叙出;实际上融入了班婕妤无尽的失意和。

同时又可以看出,

而且挖掘主题深意,

新人的蒙宠和她的被弃损也在暗中作了强烈的对比,后两句是模拟班婕妤的口气对皇帝宠爱宫女的质问;"双娥几许长"意即打扮得如何美丽,这是对"承恩者"乔装巧扮的讽刺;这两句问得很冷峻;所谓婕妤之"怨"并不在夺宠的宫女身上。而在喜新厌旧的汉成帝,在结构上不但突出。

见出诗人见识的高超,倘若班婕妤只是怨君王不来陪伴。或只是怨赵飞燕妖冶惑主,则仅为女人的拈酸吃醋。境界就要大相径。

诗人借抒发失宠宫女的怨愤来抒发怀才不遇。郁郁不得志的情怀,是"言近旨远"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