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时政文学网首页 > 抒情

苦菊花

发布日期: 2020-01-27 17:06:02 浏览次数: 5 作者:

阴差阳错从前。滦州城燕山街有个吴长顺,人长得不咋的。从远处看就像一根竹竿挑着颗瘪枣儿。别看吴长顺这般模样。可他刚过门的媳妇屈秀英却是又白又嫩又水灵,仿佛刚刚上市的鲜豆腐。屈秀英家住滦州城西的屈家洼,因母亲生前治痨病欠下不少外债;屈秀英才委屈自己嫁给。

有祖上留下的几家店铺往外出租,

吴长顺好喝酒!

而吴长顺下的聘礼足以偿还这些债务,吴长顺家也算不上多富有,不过他家住在闹市,所以他整日游手好闲!只靠每年的租金也可好吃好喝!喝酒必有下酒菜,但有一样下酒菜他从来不换,猪爪子换着样儿。

苦菊花是一种野菜,

那就是从横山上挖的苦菊花,黄色小花,羽毛状的绿叶。咬一口苦不堪言,味道直通七窍。待细细咀嚼,方品出苦中泛甜。甜中带爽,不及下咽便满口。

唇齿留香,吴长顺三五天便到横山上走一趟;挖满一竹篮苦菊花才返回来。去掉土腥味再捞出来;食用前先在清水里浸泡一两个时辰,掐掉根须,放到柳条笸箩中;蘸着自家酿制的豆瓣酱,喝上半斤八两的烧锅酒。打个饱嗝儿回味。

这天傍晚,

他是和吴长顺从小一起长大的;

吴长顺甭提有多美了。吴长顺家来了个客人。名叫安六平,安六平是滦州衙门里的捕快,前些日子。由于滦河水位迅猛上涨,知州大人下令所有捕快都驻守在滦河岸边监测。

今日特来补礼;

安六平实在抽不出身来参加吴长顺的婚礼,见安六平来了,吴长顺高兴异常!忙叫过媳妇屈秀英相见;两个人一照面,安六平顿觉热血上涌。两眼发直;一下子就僵住了,这不是自己梦想中要找的终生伴?

从外表看,安六平比吴长顺可要威猛,英俊多了。大有一种似曾相识,屈秀英也不由得心中一动,相见恨晚的感觉!两人你看我,一旁的吴长顺却顾不上看他俩的神色,我看你。他只顾吩咐自己媳妇,"快弄些好酒好菜来!今天晚上我们哥俩一定要喝个一醉。

我兄弟也好吃这口儿!

这天晚上,

再泡些苦菊花,""对对对。我也喜欢苦菊花。"安六平嘴里应着,屈秀英脸一红,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过屈秀英,转身出去准备酒菜了,吴长顺和安六平一边喝酒一边。

安六平摇摇头;

春宵一刻值千金哪?

紧抓住安六平的手不放;

两个人都有些醉了,一直到了半夜时分,安六平起身要走,吴长顺不放心,坚持留他住下:还说要与他同床共枕。"你们新婚燕尔;我怎忍心打扰;"吴长顺打着酒。

老婆如衣服,

"兄弟似手足,我姓吴的不是重色轻友的人。"屈秀英见他们两人相持不下:就采取个折中的办法,说他们夫妻可以不分床,但安六平必须住下:睡。

华丽舒适,

上东屋睡了,

吴长顺一听,不容置疑地摆摆手,"睡东屋。让我兄弟睡东屋。我们两个睡西屋,"吴长顺家里有三间正房。中间是厨房及客厅,东屋是他们小夫妻的婚房;西屋是闲房;相对比较简陋一些;加上酒劲儿又上来了,安六平盛情难却,就依了他们的安排,后半夜,屈秀英去院子里小解;由于今天睡觉。

此时她已困乏到了极点,迷迷糊糊中习惯性地走进了东屋。往回走时竟然忘了安六平的存在,摸着黑进了屋,见炕上躺着一个人,屈秀英还以为是吴长顺呢?便贴身躺在他身边,安六平睡得正香;突然一个肉乎乎。他心里一。

便在半梦半醒间与屈秀英成就了好事!

便知道是谁。滑嫩嫩的女人钻进自己怀里。先是惊得不敢动弹,但一个女人睡在身边,终究是按捺不住,一时性起,天亮后。吓得"啊"一声坐了起来。屈秀英睁眼一看身边。

安六平也被惊醒了,惊诧得语无伦次。拿内衣挡上紧要处就要下炕,这嫂子"屈秀英首先反应过来。安六平从背后一把抱住说:"嫂子,也是我俩前世有缘。倒不如对大哥明说了,事已。

我是真的喜欢你呀"屈秀英奋力挣脱开安六平,

流着泪说:这事说出去可要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